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洪雄熊 | 09-Oct-06, 21:53 | 人間動物園 | (429 Reads)

用食物維持生命,用生命換取食物

 

人間動物園 — 熊之肉店


熊如常回到店子,稍微清潔一下鋪面,便打開大門,開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今天的客人比平常還要多。熊熟練地手起刀落,在身上割下一塊塊的肉,恭恭敬敬地交給面前一個接一個的顧客。幹了這行九年,熊的刀法早已算是乾淨俐落,對痛楚的感覺也比當初入行時麻木得多;但這並不表示,傷口流出的血會比以前少。工作了一個上午,地板已經鋪滿了一層幾公分厚的血;熊於是又不得不把工作停下來,先抺乾淨地板,然後才能繼續做賣買。

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店外的人潮才稍為減退。熊如常地在店子門口掛起「用餐十五分鐘」的木牌,向等得不耐煩的客人們賠個不是,然後匆匆跑到街口的拉麵檔吃晚飯。大口大口地吃著熱騰騰的拉麵,熊不知何解突然想起幾年前的情況。那時候熊肉店這一行還算景氣,工作雖然多,但每天下班回家總算有充分的休息時間,讓割下來的肉長回來。這幾年經濟不景氣,店子雖然擴充了,但肉價大幅下跌,結果是每天都要不停地加班工作,才能勉強保得住以前的收入。沒有足夠的時間休息,身上的肉自然也沒辦法及時長回來。還有現在的客人也愈來愈難服侍,昨天又有一個客人投訴牠賣的肉不夠新鮮。「在你面前切下來的也不夠新鮮?」熊心想。不過明知道跟牠辯論也是無用,熊最後還是悻悻然地,再從身上割下另外一塊更大的肉給牠了事。

望望牆上的鐘,原來十五分鐘的晚飯時間轉眼只剩下兩分鐘。熊連忙付了賬,跑出店子,卻發覺不知甚麼時候天開始下起雪來。「天氣冷,生意應該會再好一點吧!」熊一邊想一邊加快腳步,跑不了兩步便發覺頭暈,不消幾秒,熊已經一頭栽在雪地裡。「不可以就這樣在街上倒下啊!要是真的死了,明天早上給野狗吃掉,我可沒辦法要它們付賬的啊!」熊在想。牠試圖用最大的努力爬起來,但是虛弱的身軀,卻根本連半點力氣也沒有。熊的眼皮愈來愈重,這個時候,牠突然想起了出生地的森林,想起森林裡清澈的河溪,想起河裡肥美的三文魚,想起三文魚鮮美的味道。「很想吃一口新鮮的三文魚啊!」熊心想。


熊的屍體在第二天清早已經給移走了。三天後,熊的店子重開,一只白熊代替了牠的位置。白色的皮毛在地上紅色的血對比下,顯得格外蒼白。

 


(刊載於05年7月號「野葡萄文學誌」)


[1]

這是熊對生活無奈的慨嘆, 還是對冷漠人類的控訴呢?


[引用] | 作者 Fion | 09-Oct-06 23:32 | [舉報垃圾留言]